• 1
  • 2
  • 3
  • 4
 
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正文
    新浪财经《能见派》人物——姚志豪 发表日期:2015-05-28   发布人:admin    点击量:

    首航光热姚志豪:光热是“一带一路”好切入点

    2015年05月28日 08:09  新浪财经      


    首航节能光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姚志豪
    首航节能光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姚志豪
      

      
    文/新浪财经能见派(微信号nengjianpai)首席能源记者 刘丽丽
      
    和时常在风口浪尖的光伏发电相比,同为太阳能利用领域的光热发电一直有点寂寞。不过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光热发电会不会成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下一个风口?在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副会长、首航节能(31.64, -3.51, -9.99%)光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姚志豪的心中,光热发电市场即将从国内的星星之火,走向全球成为燎原之势。   

    “走出去”拉动一大片   

    “‘一带一路’,陆上是沿着西北这条线,海上是沿着南亚、中东、北非这条线,这两条线正好是适合光热大规模发展的区域。这些地区,有场地条件,有市场需求,完全符合光热发电的目标市场”。姚志豪认为,南亚、中东等地区,本身发展新能源就有很大的动力,而且有明确的规划。不管是光伏还是光热,都有天时地利的条件。综合来看,光热发电目标市场高度符合“一带一路”国家战略。
      
    对于光热发电来说,还有特别的优势。因为光热发电本质上是一种大规模的能源基建项目,涉及的行业很多。随着项目的推出,会带动很多装备制造出口。   

    姚志豪认为,光热发电本质上是对传统火电的升级改造。“光热发电的所有环节,在原有的常规火电中,都是有体系有基础的”。
      
    可以这样说,从产业链上来讲,除去前端的太阳能环节,光热发电后面的环节和常规火电是一模一样的。“做光热发电,从材料上看,所有和常规火电相关的行业,都能在光热发电的产业链上找到对应的位置”。姚志豪表示,政府在鼓励电力装备走出去,基建走出去,而现在国内火电产能过剩,污染治理压力大,火电在国内肯定不能再大量增长。

      光热发电“走出去”也为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提供了新机遇,同时也可以带动整个火电产业链的装备、技术、人才出口。包括装备制造企业,比如锅炉厂、汽轮发电机厂、空冷设备制造厂,还有火电电力设计院、火电电建公司都能受益。

      光热发电前端和太阳能相关的环节,主要涉及到玻璃、钢材、控制设备、基建工程,还有一些化工类产品,比如导热油、熔盐等。随着光热项目整体走出去,不仅整个常规火电原有产业链都能受益,而且还能消耗大量过剩的玻璃和钢材产能。姚志豪认为,光热发电走出去,“不仅把过剩的产能转化成了新能源的产业,而且转化成了优势产能向全球输出”,所以光热发电和“一带一路”战略,是非常契合的,是非常好的切入点。
     
      光热发电,除了本身拉动的产业链很长之外,和亚投行的定位和宗旨也高度契合。

      “光热发电的单个项目,体量很大,像火电、核电一样,都是投资几十亿规模的。和亚投行支持基建项目、电力项目的定位,完全契合”。光热发电项目符合大型、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的特点,符合国家意志,需要大的金融机构、大的发电集团推动。姚志豪透露,亚投行成立之后,首航光热会在一些“走出去”项目推动合作。
      
    国内项目是敲门砖   

    4月30日,首航节能敦煌光热发电二期2*50MW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签订。这是首航节能继甘肃敦煌亚洲第一个10WM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带15小时储热)实施后的二期光热发电项目,计划2016年动工,2017年底前建成投产。

      而此时计划今年年底投产的敦煌一期10MW熔盐塔式示范项目还在建设中。按照首航光热母公司首航节能对外披露的信息,此举主要是为了“进一步确立公司在光热发电领域的先发优势,有利于后续光热发电项目订单的获取”。首航光热布局市场的决心和信心已经可见一斑。
     
      “很多发展中国家,甚至是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光热发电发展都比我们中国快,规模也更大”,姚志豪对自己投身其中已经十年的事业的信心坚定不移,也为国内市场启动进度不如人意深感压力。

      姚志豪拿高铁和光热发电作对比,他认为光热本质上和高铁很像,都是大型的能源基建项目。“光伏本质上是一个产品,就好像手机、电脑、冰箱一样,产品做完以后,应用端是没有障碍的。而光热应用端,就像做火电、核电一样,对技术、工程、运营和本地化都有很高的要求,有大量的基建要实施”。

      因此,光热随着国内示范项目的落地,产业的成熟,必然就具备了类似高铁、核电一样,走出去的整体实力和产生附加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高铁原来也是欧美企业掌握了核心技术,建了几条线路,但是成本降不下来。只有中国国内高铁大量建设,整个工艺成熟,装备大规模生产,成本下降,然后中国企业开始走出去,实现高铁在全球的应用和布局”。姚志豪认为,在光热发电领域,也是欧美企业先发展起来,但只有中国企业开始介入,在中国国内建立大型光热电站,把整个技术、装备、工艺人员都培养成熟起来以后,才能使光热发电成本下降,真正应用到全世界。

      他表示,国内项目可以为“一带一路”提供很好的试验和示范。国内要首先把光热产业发展起来,企业就具备了高铁一样走出去的条件。“现在预计,只要敦煌10兆瓦项目年底按期投产,国外市场很快就能打开新局面。这样就满足了实施国外项目所需要的技术条件和业绩要求”。

      姚志豪提出的“光热三峡”概念也是由来于此。他表示要在2015年全面启动这个倡议,即由首航光热公司牵头,联合多家有实力的合作伙伴,在新疆东部、甘肃西部、内蒙古西部及青海西北部打造一个千万千瓦级的大型光热发电产业基地。
     
      他认为,光热发电,本质上就是适合西部大型地面电站的。西部的资源条件,以后做到1亿千瓦,甚至3亿千瓦,都是有条件的。现在第一步是建议做千万千瓦级的,相当于半个三峡水电站。“光热三峡”的实施,不仅可以促进“一带一路”战略实施,而且可以给当地提供就业机会,增强本地化制造业。因为光热是大型装备,很多需要落户当地,很多工序要当地实现。

      同时,光热还可以给风电和光伏提供稳定的基础电源。光热是白天晚上连续发电的,如果需要,在合适的场地,可以建光热机组,来实现火电的调节功能。如果用光热替代了原来需要火电的部分,就能够完全实现风光热的清洁输出,稳定输出。

      姚志豪坚信光热发电未来必将和国家战略结合起来,他不仅关注自己的企业,还在关心整个产业链的培育。    首航光热的第一个项目采购设备时,集团内部有人主张用国外的汽轮机,姚志豪力挺国内产品,甚至亲自去说服董事长。天津槽式项目,姚志豪也力挺百分之百用国内设备和技术,镜子、集热管、导热油、液压设备全部都是国产的。
     
      他对此的解释是,希望通过项目给国内企业机会,这样后面的项目就可以跟国外厂家去谈价格。“我们也希望把国外企业的价格压下来,如果第一个项目都谈不拢,后面国内企业想进入光热领域,难度就很大。

      姚志豪多次说过“抱团”这个词。“我们牵头,很多装备企业、供应商就可以跟着走出去了。光热的产业链很长,涉及到几百家供应商。这就是抱团”。

      光热发电应规划大型基地
     
      “光热发电在电力品质上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其输出完全跟常规火电一样,是稳定的交流电,直接就可以上网,通过储能之后可以实现年满发4000,5000,甚至7000小时,还可以和天然气,燃煤、石油发电进行互补,因此应用的灵活性是很强的”。姚志豪对光热发电的优越性充满信心,他认为,从电力品质上看,光热毫无疑问是能够替代火电,甚至能够相当程度弥补火电不足的,有望在未来成为基础电源。

      光热发电对于整个电力系统的意义究竟体现在哪里?他举了个例子。“晚上没风了,风电的发电数据就不断下降,而这个时候用电负荷反而是高峰,火电就需要投入运营,我们发现,建更多风电厂的同时很多地方还需要建火电厂配套,来调节负荷。”姚志豪认为,发展新能源同时还要建火电来实施,本身就有悖于新能源发展方向。这种情况下,光热发电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从西班牙有关光热发电项目的实测数据可以看出,虽然一天中太阳能辐照资源是有变化的,但是通过储能设备的缓冲,光热发电可以形成比较平稳的出力曲线,输出和常规火电基本一样。因此,也可以说,光热发电本质上存在替代火电,成为基础电源的可能性。

      姚志豪认为,光热发电的发展能更好的促进西部光伏和风电的增长。“比如建一个300万千瓦的光热发电基地,能增加100万千瓦的光伏、200万千瓦的风电,这是很好的良性循环”。

      “我们应该规划大型的光热发电基地”。姚志豪强调,光热和光伏、风电不一样,需要集中化、规模化,才能产生优势降低成本。大体量的光热发电项目,必须跟电网规划结合,因为它不是分布式的,是承担基础电源的角色。因此,光热发电的规划,现在需要提上日程。“不能无序的这里建一个,那里建一个,最后搞的没有形成规模,成本也降不下来,争取政策都比较被动”。

      因为光热项目的特点,单个项目体量大,适合集中式发展,投资人必然是各大发电集团。下一步,首航光热还想牵头,联合各大发电集团,形成一个组织,制定整体规划,直接和电网公司去做规划上的沟通,在特高压建设、西电东输建设的时候,提前和西部的大型光热发电基地做好协调。

      “现在国内市场,以中广核为代表的央企示范项目已实质性启动,我们的塔式项目也计划年底投产”。姚志豪认为,国内光热发电产业目前已是实质性的破冰。此外,目前五大发电集团,加上中广核等企业,已经规划了几十个项目,招标之前的工作大部分完成,处于蓄势待发的阶段。
     
      “都在等产业政策的明确”,姚志豪认为,“十二五”规划到今年年底实现100万千瓦的光热发电装机,“十三五”规划也已开始制订,其中光热发电也是重要内容。在这两个宏观产业政策已经明确的情况下,他希望今年年内尽快出台以电价为核心的产业政策,“不管哪一种定价方式,只要出来了,对行业都是实质性的利好”。